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双彩网 > 协同著作 >

领袖人物纪念馆

发布时间:2019-05-25 20:34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中国新闻领袖人物纪念馆纪念馆著作文章

  这个干部会,是上一次运城战役的总结会,也是下一次战役的动员会。对运城战役,王新亭司令员作了总结报告,炮兵旅的同志,对步炮协同动作问题,又作了专门发言。王司令员的报告很好,对攻坚战提供了很多宝贵的经验教训,你们要很好地去学习。现在我对同志们谈下面几个问题:

  本军区今后的作战任务,在本区说来,就是要肃清内线的残余敌人,及其残留的据点,譬如太行的安阳、新乡、焦作,太岳的临汾等,我们都要把它打下来;在全国范围说来,我们要配合外线作战,同时要把我们晋冀鲁豫野战军培养成为专门的攻坚部队,这个任务,我们早就意识到了,最近朱总司令明确给我们这个指示。这个任务,是光荣的、艰巨的,但这种分工是完全必要的。苏联红军,有善于野战的,有善于攻坚的,有善于巷战的。这样,各有专门的装备,各有专门的经验,作起战来非常便当而有力量。今后去收复的许多大城市,需要我们进行大规模攻坚战斗。因此,在今后扫清敌人残留据点的连续攻坚战中,我们要专门研究攻坚的各种问题,勇敢地去担负起将来攻打大城市的光荣的攻坚任务。只要我们接连扫清了内线敌人残留的据点,我们的攻坚经验和攻坚能力就必然会逐渐丰富和逐渐提高的。同志们,我们充分具备了培养专门攻坚部队的条件,我们大家要有信心去接受朱总司令这个指示。

  上次打下运城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不仅把守运城的敌人全部歼灭了,消灭了敌人一万多有生力量,可以说是攻坚战的典型歼灭战;而且在精神上摧毁了敌人防守这种城市和固守据点的信心,这个作用是非常大的。同时,我们创造了攻坚的宝贵经验,提高了我们攻坚的信心。朱总司令说:“我们人民解放军没有打不下的城市。”运城是个中等城市,我们现在就完全可以打下来。我们还缴获了大批的物资,光说各种炮和炮弹,就给我们炮兵建设解决了很大问题。我们夺到了盐池,这对增加解放区财富和改善解放区民生作用是很大的。总之,运城虽然只是个中等城市,运城战役虽小,但是所起的影响很大,运城战役的经验教训是非常宝贵的,因此,我们要开会来总结,来学习。我们要对参加攻运城的各个部队致无限的敬意,因为他们流汗流血牺牲,解决了我们不能解决的很大的困难,使我们获得了攻坚的宝贵的经验教训。

  本军区春季攻势第一个战役计划,主要的对象就是临汾。第二个战役计划,随战局的发展推移以后再讲,今天就是集中全力完成第一个战役计划。这个战役,不仅影响本区,还将有力配合西北和黄河以南的野战军作战,并且打下临汾后,晋南就完全没有敌人的残留据点了,我们晋冀鲁豫区就可和晋绥和西北,在很宽广的地区连成一片了。所以意义是非常重大的。

  敌人经过我们解放军打下石家庄,打下运城与有现代化坚固设防的城市后,一般的已丧失了守城信心。敌人内部不团结不统一,临汾城的敌人,有胡宗南部队,有阎锡山部队,还有上顽部队,他们内部矛盾重重,互相磨擦、抵消。我们打他们时,可能使他们一时团结起来对付我们,但是他们内部的矛盾仍然是存在的。我们虽然不能靠利用敌人的矛盾吃饭,但是这个情况要估计进去。其次,敌人是孤立的,四周被我们解放区军民紧紧包围着。敌人要想来援,是比较困难的,只有北边是唯一可以来援的方向。如果敌人来援,正是我欢迎的,我们就打援,在野外消灭他。临汾城内的敌人,总计不过二万五千来人,而且也受过我们的打击。临汾的工事,同运城差不多,可是临汾城的四周,比运城大得多,这也是便于我们突破的。以上就是敌人的情况。我们自己呢?内部是统一的,士气是旺盛的,我们有全边区三千万人民的支援,我们的兵力比敌强,因此从敌我力量对比来看,我们打下临汾有把握。有把握,所以我们今天要打它。但这个还不能解决问题,这只是解决问题的根据,要经过战斗才能解决问题。你不去进攻,永远不能解决,只有经过战争手段,才能消灭敌人。

  我们晋冀鲁豫军区,自刘邓首长率领大部野战军南下后,马上又组织了第二批野战军,但是大部分又南下了。新的任务,需要我们组织第三批新的野战军,因为要肃清内线残余敌人及其残留据点,光凭地方部队和少数的野战军,是不能完成任务的。如果说地方兵团好象是指头,由地方兵团升级组成野战军后,就好象把五个指头握成拳头了。用拳头打出去才能有力量。如果我们的野战军,变成铁的拳头了,就更有力量了。现在我们又组织第三批新的野战军,加上第二批组成仍留本区作战的,我们的拳头增多了。今后的问题,就是要把它变成铁的拳头,要使我们的野战军在政治上、精神上、战斗作风上,都融为一体。打出去才有力量,才能很好地去完成攻坚的任务;同时,在进行战斗时,要求战斗过程要短,胜利要大。譬如我们今天开这个干部会,就是为了要缩短战斗过程。要以小的代价,换取大的胜利。因此,我们要加强部队的训练教育。

  我们要加强自己的训练教育,就要采取外国的人家的经验。要向外国的军队尤其是苏联红军学习,要向本国的敌人学习。我们自己过去的经验,也要学习。学习的内容是多种多样非常丰富的,但是由于我们作战的任务,主要是攻坚战,因此今天学习的重点,就是攻坚的战术和技术。干部和战士,又各有其重点。干部基本上是学战术,但要懂得技术;战士基本上是学技术,但要与战术结合起来。攻坚的一套战术和技术,既要分解训练,又要配合训练。这次八纵王司令员的运城战役总结报告,是非常之好的,使我学了很多东西,给我解决了很多问题,对我教育意义很大,我想对同志们的教育意义也是很大的。希望你们散会之后,还要好好地去学习。

  怎样才能把我们的干部战士的学习热情鼓动起来呢?这就要求我们的学习口号提得明确恰当。我们的学习口号,就是多流汗少流血,甚至不流血。怎样才能掌握技术?技术不是偷来的,而是苦练得来的。没有苦练,技术是不可能提高的。

  一个指挥员,要想把仗打好,必须具备很多条件。首先一条,要胆大心细。这就是说,平时好象一个大姑娘,要平心静气,不是轻举妄动;打起仗来好象一只猛虎,同时要有“打鼠如虎”的精神,把一个弱的敌人当作一个强的敌人打,把一个强硬的敌人当作更强硬的敌人来打。总之,打以前要心细,一打开了就要胆大。其次要善于了解情况和掌握情况。掌握情况是战前准备工作最主要的一环。情况掌握以后,就根据已得的情况进行各种准备工作。准备工作要求周密充分,而且越充分越好。三打运城扫清外围据点和登城的经验,完全证明了这一点。因此毛主席一再教导我们,要打有准备有把握的仗。关于掌握情况,过去我们曾有专门指示,要求各个军区对周围的敌情,平时要很好侦察清楚。在我们周围的敌人,我打不打他不一定,哪一天打他也不一定,但是这个侦察工作要时时准备好,这样才能了解敌情与掌握敌情。现在检讨起来,这个准备工作,做得仍然是有缺点的。今后主力兵团,要很好注意这个工作,抓紧调查研究。譬如华东野战军歼灭蒋军七十四师后,他们从俘虏军官中,对七十四师做了一个详细的调查研究,印了一个很厚的小册子,那本书对我们了解敌人主力部队,帮助很大。又如打下运城后,也可以对运城的地形及周围各种情况,好好进行调查研究,这样可以实地检讨我们上次攻运城的经验教训,又有利于对付敌人再来占领运城。敌人要再占运城,虽说是很困难了,但是可能性还是存在的。如果敌人果然再想占运城,我们首先把地形地物调查得好好的,他们一来,我们只管打就是了。

  战斗发起以后,一个指挥员在战斗中要善于注意下面几个问题:要善于组织火力与指挥火力;要善于窥测战机掌握战机,把战机掌握在自己手里,不要怕困难。不要因怕困难或顾及部队疲劳而丧失战机。须知,当你最困难的时候,也就是敌人最困难的时候,敌人甚至更困难。当你感受部队很疲劳的时候,敌人更疲劳,因为敌人是被围困在一个孤城里面,是我们主动地去围攻他,当然敌人比我们更疲劳。此外,要善于步炮工协同动作。一个步兵指挥员,要有最低限度的炮兵常识,没有炮兵常识,就不能指挥炮兵,有了炮兵常识,懂得了各种炮的性能,才好作你的攻击计划。炮兵在自己能完成的任务内,应该努力完成,不得有所借口。今天我们要求炮兵的,主要的是摧开突破口,以便步兵能很快登城,突击上去。炮兵指挥员就是步兵指挥员的炮兵顾问,炮兵火力射击计划由炮兵指挥员负责,但须由步兵指挥员统一决定,这就是为了解决火力配系的摩擦。炮兵旅赵章成旅长提出要注意采纳炮兵提出的意见,这是对的。上述这一些,都是为了便利于步炮协同,有了协同经验,就能抓住战机,很好协同。一个指挥员,在战斗中还要善于与友邻部队协同配合,善于机断专行。尤其是我们这个部队,你有责任主动协同,在紧急战斗中如果因为你的协同动作而丧失战机或使友邻部队遭受不必要的损失,要追究责任。最后,要善于虚虚实实。这就是说,主攻、佯攻、助攻,我们自己须分得清楚,但是不要使敌人看得出来。虚虚实实,在战术上讲就是有主攻、助攻、佯攻,譬如打临汾,只能有一个主攻方向,但可以有几个佯攻方向。兵临城下,我们要打他已不是什么秘密了,但是什么时候打他,在什么地方打他,敌人是不知道的。这就要求我们善于选择主攻方向,善于隐蔽自己的兵力企图。更重要的,主攻、助攻、佯攻,都要同样动作。这次打运城,佯攻方向就没有打,是不对的。佯攻、助攻都要积极地打,才能迷惑敌人,钳制敌人。佯攻方向不能起佯攻的作用,要受到处罚,助攻方向要随时准备变成主攻方向。如果佯攻突击进去了,不能因为自己是佯攻就不继续打了,同样的要继续打下去。

  一个指挥员,在平时就要善于管理,善于训练。管理部队主要的要有民主作风,这个问题我在后面还要详细谈到,关于训练问题,在训练教育会议上滕(代远)副司令员作了一个总结报告,对部队的训练教育做了很多规定,我在那个会议上也提供了不少意见,希望同志们很好去遵照实行,这里不多谈了。

  关于各种战斗,哪种是主要的呢?攻坚战斗,今天是主要的。运动防御战,也要打,但对我们说来,今天是次要的。譬如打敌人据点,敌人增援,我们就实行围城打援,到野外去在运动中消灭援敌。还要注意打追击战和巷战。敌人被击溃了或者弃城逃跑了,我们一定要追击。突进城后,敌人如果顽抗,就免不了要实行巷战。打援和追击,都要注意组织火力,实行火力追击,这时指挥员不要忘记指挥炮兵。围打城市时,敌人一溃退,我们就追击,因击溃战向来是我们反对的。上次打运城,追击战打得不十分好。我们有些同志容易满足于眼前一点点胜利,而忽视追上去歼灭他。晋绥独三旅攻运追击时的战斗作风,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此外,追击时,我们有些同志往往怕敌人,不知敌人兵败如山倒。当他败退时,已经没有斗志了,背后一有人追击,他就恐慌得不行了,每个人只埋怨自己少生了两个翅膀。这样的敌人还有什么可怕?你把敌人打败了,还要怕他,真是奇怪。当然,如果敌人是有计划的退却,我们也就要有计划的追击。我们还有的同志,为了顾及部队疲劳,敌人溃退时也不去追击,他不知道,敌人比我们更疲劳。敌人被围,他处处要防备,时时要防备,我们围打几天,他们已经很疲劳了,又被我们打败了,他才退却。在这种情况下,敌人要组织有力的抵抗,一般说是很困难的,甚至是不可能的。这时的敌人,比我们要差多少倍,如果我们顾及疲劳,不追击歼灭他,正是敌人万分欢迎的,这就会给部队造成将来更大的疲劳。因为让敌人逃跑以后,他必继续占领新的据点来反抗我们,这就需要第二次组织打敌人的新据点。我们算算帐,看哪个合算?因此,敌人溃退时,一定要追击。而且停止追击的命令,只有高级司令员才有权下达,如果高级司令员不下令停止追击,你就只有追击。今后打据点,敌人突围逃跑时,或者打援兵,敌人溃退了,如果谁不追击而让敌人跑掉了,谁就要负责任,战后一定要追究责任。

  前面曾经讲过,我们也要向敌人学习。华野整理的蒋军七十四师调查材料的经验,对我们也完全适用。在那本书中谈到,敌人批评我们是吃战略饭的,不是吃战术饭的。说我们毛主席的战略指导是完全正确的,但我们部队的战术动作,他们是很不佩服的。敌七十四师缴械以后,他们的士兵还是不服气。敌人对我们战术的批评,主要的有如下几点:说我们攻击队形密集;火力和突击队脱节;通过一个地区往往成为直线,不会利用地形地物;只注意正面火力,不注意侧方火力;突破口太少,伪装不好,不合于自然的环境;干部不注意指挥位置,不会隐蔽身体;指挥所不隐蔽;平射炮和曲射炮不配合;埋地雷不伪装,说我们埋的地雷,很容易发现。我们的干部,尤其是下级干部,战术动作差得很。敌人对我们这些批评,好得很,我们向敌人学习,就要十分注意敌人这些批评,接受敌人这些批评。

  还要讲一讲军队的战斗作风问题。一个部队的作风,大半是依据指挥员的特点形成的,部队的作风,大半是指挥员带出来的;而且这种作风形成以后,很不容易改变。这就要求各级指挥员同志,要很好地注意自己的作风,要养成良好的作风,因为你的作风是直接影响部队的。怎样的作风才算是好的作风呢?我觉得军队应该养成下列的战斗作风:谨慎细致,迅速、果敢、勇猛、沉着,不怕困难,不叫苦,胜不骄,败不馁。

  一月底,毛主席来了一个电报,特意讲到军队中的民主问题。他指示我们:根据解放军普遍的经验,军队里要大大地发扬民主。发扬民主,对军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各解放区的解放军,凡是没有发扬民主的,就逃亡多,就打不好仗,就不成其为铁的拳头,而是豆腐拳头。凡是那个部队接连打胜仗的,都是对内团结,对民团结,都在军队中发扬了高度的民主。现在各部队在进行三查(查阶级、查思想、查作风)三整(整顿思想、整顿组织、整顿纪律),这就是民主。军队的民主,就是要实行三大民主:军事上民主,政治上民主,经济上民主。这样做就能团结,战斗力就会提高,不这样做,部队就不能很好团结,不能提高战斗力。八纵这次集中干部学习,有很大收获,但是连队里的还没有搞起来。今天部队中的三大民主,基本问题是在连队,这个运动要深入到各个连队里去。在连队里开展,是今天军队政治工作的中心。连队里缺乏民主,士兵的情况就不能反映,他有什么意见,也不敢讲,这就上下不通气。我们研究士兵逃亡,百分之九十以上是逼跑的。你不爱他,不把他当作兄弟看,而把他看成奴隶,所以他只有跑。我们有好多同志看到军队是集中的,有首长制和上下级关系,因此把民主也限制了,认为讲民主不是要涣散军心吗?难道下个命令也要讨论讨论吗?假若有人批评他,他就说影响他指挥的威信,于是就把民主否定了,这是不对的。须知军队里高度的集中,是以高度的民主为基础的。没有高度的民主,就不能有高度的集中,二者是一个东西的两面,不能分开的。

  政治上民主:是要战士在政治上有民主权利,要战士敢说话,敢提意见。另一方面,干部要虚心倾听战士的意见。战士的意见只要是好的,干部要无条件地采纳;战士的批评只要是对的,干部就要无条件地纠正。战士对地方上有些什么意见,我们也要尽力求得解决,实在不能解决的要解释清楚。战士不敢讲,问题就不可能得到解决。怎样才能启发战士敢提意见?用诉苦谈心、坦白运动、民主大会等方式都可以。只有连队实行了政治上的民主,思想统一才能实现。思想统一了,才能有高度的政治觉悟。战士敢说话,干部又采纳了意见,这样上下通气了,战士就会有高度的觉悟;有了高度的政治觉悟,就必然会产生高度的自我牺牲精神。这样,就用不着“赶羊战术”了。象俄罗斯水兵那本书上所说的苏联红军那样自觉的牺牲精神,自己去毁坏敌人的坦克,自觉舍命去炸毁桥梁使敌人不能退却,这种高度的牺牲精神,没有高度的自觉是办不到的。军阀的军队,是不讲民主的,是不准士兵有政治觉悟的。因为他们的官兵之间有一条鸿沟,士兵觉悟提高了,官就不能统治下去。我们人民解放军,官兵上下之间,没有什么界限,政治目标是完全一致的。我们是士兵政治觉悟越高越好,因此我们在政治上一定要实行民主。我们干部要牢牢记着这一条:要使战士敢说话敢提意见,这就是起码的最实际的民主。

  经济上要实行民主:我们人民解放军,向来有经济委员会的制度,但是近来好多连队的经济委员会成了形式,经济帐目不公布,连队经济也不公开。现在连队伙食经营得好的并不多。本来各连供给标准相同,但是伙食好坏不同,这里面包含经济民主的问题。对士兵生活不关心,采取官僚主义的态度;还有更坏的,干部贪污浪费,甚至克扣军饷,上级发的钱粮,并不完全用在战士身上。这两种现象都是不能容许的。毛主席最近打电报提出,要建立士兵委员会,由士兵推派代表管理自己的伙食。士兵委员会和经济委员会,是防止干部贪污浪费及军阀主义最好的条件。干部没有任何权力占士兵的经济利益。每个人应该享受自己的一份,超过自己的一份,不自觉的是错误,自觉的有意识的就是贪污,这等于强盗抢掠和小偷偷窃,都一样是犯法的。今后各部对连队士兵生活要很好关心,否则会影响战斗力,影响团结,会引起逃亡。保证吃好饭,是个大问题,是影响部队的巩固和战斗力的。

  军事上也要讲民主:下命令以前,可征求士兵意见。下达命令以后,如何执行?有时间要交给大家讨论。经过讨论,办法多了,任务明确了,胜利信心也高了,战斗任务就能自觉去完成了。过去好多同志说,打仗还要讨论,那太不方便了,既浪费时间,又不集中。但是事实证明,连队上的诸葛亮会,效果是很好的;战斗后的评定伤亡制度,也是很好的。在评定伤亡中,由下而上民主评定,下级对上级都可以提意见,经过士兵群众总结作战经验,部队战术技术就提高了。最近渤海和十三纵队前太行五十一团的经验,由战士民选干部是很好的。这样干部缺乏的问题解决了,部队团结问题解决了,干部的军阀主义和官僚主义得到最有效的纠正和防止了。今后要普遍实行这个制度,连以下干部,今后上面不委派,首先由士兵大会推选,经过士兵推选,再报告上级批准,这才是合法的;如果谁委派下级干部,未经士兵群众推选,是非法的,我们不认帐,并且各部最高首长要负责任。经过士兵推选出来的干部,一般是不错的,因为他们一百多人两三百只眼睛,天天看着他,生活在一起,战斗在一起,他们对他是很熟悉的。现在我们党内不纯,有些坏分子混进我们部队内,带进来很多坏意识坏作风。有的老干部,也学了很多坏东西,贪污腐化,打骂士兵,打骂群众,打仗叫苦甚至违抗命令,种种坏习气都学到了。现在我们部队中最严重的坏现象,就是军阀习气和打埋伏的现象。要克服这些坏现象,军队就要发扬民主。讲民主,主要是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干部要勇于自我批评,战士要勇于批评,敢说话敢提意见,干部与战士要互教互学。部队团结了,战术技术提高了,干部的威信也提高了;而且这个威信,是建立在自觉的基础上。只有这样,才是自觉的团结,才能自觉服从命令,战斗任务才能自觉去完成。因此,三大民主要在连队中贯彻下去,不能打折扣。

  我们人民解放军,是党领导的。如何克服干部不民主的现象及一切坏现象,主要是要加强党的领导。党的领导主要是加强各级党委会的工作。部队各级首长都必须知道,首长是在党委会领导下工作。有些同志强调自己是首长,有些同志打了几个胜仗后,就老子天下第一,否定党的作用。实际上如果没有党的保证,你一个旅长、一个团长,又有什么办法打胜仗?你打了胜仗,即算是你在战斗中起了决定的作用,也只是起了一分子的作用,有什么了不起呢?今后部队的大政方针,都要经过党委讨论决定。讨论时,任何不同意见,允许提出,也必须提出,如发生争论,就按少数服从多数原则实行表决,最后还不同意的,就报告上级。讨论决定以后,分工负责,切实执行。部队党委工作的经验还不多,今后在工作中要注意积累经验,发挥党委的作用。

  连队的中心领导是支部。不管是军事工作干部或者政治工作干部,都必须服从支部领导,都须对连队党组织负责。支部是连队中党的最高组织。连长和指导员要定期向支部作报告,支部要定期检查连长和指导员的工作,把连队党的领导确确实实建立起来。这样就可以防止干部个人主义及一切坏倾向的发展,否则他对个人负责,不是对党负责,坏倾向就越发展越厉害。

  军政关系问题,毛主席在古田会议的决议中就早已明确规定,谭政同志关于军队政治工作的报告中也已讲过,可是我们还有些同志对这个问题弄不清楚。本来军事干部和政治工作干部,仅仅是在业务上有区别,二者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为了消灭敌人。军事政治二者不能分开,是一个问题的两面,任务也是一个总任务的两面。二者同样重要,不可偏废。军事干部认为是只管打仗,是单纯军事观点;政治工作干部认为只管政治工作,是单纯政治工作观点。军事工作没有搞好,是军事干部负主要责任;政治工作没有搞好,是政治干部负主要责任。如果部队不团结,会直接影响战斗力。因此军事干部必须懂得和参加政治工作;政治干部也必须同样懂得军事。部队如果打败仗,甚至接连打败仗,政治工作还有什么作用?如果政治干部打起仗来就躲在后面,还谈得上什么战时政治工作?这样的人,难怪人家说他是卖狗皮膏药。军事干部和政治干部闹磨擦,闹地位,争享受,争权柄,这都是不对的。现在全国最高的领导机关,是党中央。我们全晋冀鲁豫的最高领导机关,是党的中央局;军队中最高的领导机关,是党委会。加强党委会的工作及其领导作用,就可以解决军政的磨擦问题。党委会讨论决定后,军、政干部分工去做,为同一个任务同一个目标而共同努力奋斗。

  这一部和那一部的内部关系问题,也要搞好,如果内部闹关系,是只便利于敌人的。上次攻运城的部队,关系一般是好的,但是还有些磨擦。内部关系一定只能采取团结的方针,对内要讲和,对敌才讲狠,对内狠就团结不好。对新的部队要很好帮助,有缺点不要取笑他们。战斗任务完成不好,要互相检讨,不要互相埋怨,互相推诿。仗打好了,就抢东西、争功,功劳都是自己的,自己给自己戴高帽子,这是不对的。战后互相提意见是可以的,必要的,但应该是善意的帮助,不是打击别人,抬高自己;是为了总结经验,提高战术技术,不是为了个人打算或小集团利益。

  毛主席教导我们,要爱兵拥干。我们有好多干部,只讲拥干,不讲爱兵,把两者分割开来,象把集中与民主也分割开一样,只讲集中,不讲民主。我们干部要求拥干,首先要检讨自己是不是爱兵。对战士生活关心怎样?对士兵训练怎样?对战士伤亡后的态度怎样?身为干部,一定要爱兵。每个干部必须懂得,有了士兵才要干部,不是有了干部才要士兵。在战场上真正冲锋陷阵的,要靠士兵。因此军队干部要明确树立为兵服务的思想。这并不是说干部不重要,干部之所以重要,在于他能带好兵打好仗。军队中真正的广大群众是士兵,所以我们不管是军事工作,政治工作,后勤工作,都要看到士兵。干部生活好,士兵生活苦,军心是不会巩固的。首先要看到士兵,然后才看干部。战士的政治觉悟和军事技术不高,干部有责任帮助他们提高。干部要很好关心战士的生活,使他们吃得饱穿得暖。尤其要关心战士的生命,使士兵少伤亡,这是非常重要的问题。我常常和人讲,一个人从小长大到当兵,是不容易的;人是最宝贵的,有人就不愁没有别的。中国革命战争是长期的,可是人是有限的,人死不能复活。我们部队中通常讲的有生力量,基本上是指人说的。因此,我们要特别关心士兵的生命,如果对士兵的生命都不关心,还会关心他们的生活么?这就要求我们注意战场上爱兵。爱兵主要的要讲战术爱兵,讲战术,就可少死人,甚至不死人。我们有些指挥员只要求上级补充,自己不讲爱兵,是不对的。须知补充一个兵是不容易的,大规模补充更是困难。今天我们在经济上和外交上还没有完全形成一个国家的形式,我们仍然要在落后的农村环境里,动员人民参军入伍,兵源是有一定限度的。我们不能只要求补充,一定要讲究战术,提高技术,使一个兵能顶几个兵用。

  今天专讲爱惜民力物力问题。本区野战军作战,由一兵三夫减到一兵一夫,我们这次要做到二兵一夫,因此动员民力一定要有准确的计算。昨天有个旅开拔,要二百五十辆大车,说句话倒很容易,可是要动员二百五十辆车来,却并不那样容易。一个旅要二百五十辆,十个旅要多少?此外还有各纵队直属队及供给部、卫生部等部门,你看一共要多少?恐怕全晋南也不能完成这个庞大的数字。马上春耕要开始了,我们要顾及军队作战,也要同时顾及群众生产。因此今后不准随便动员民力。

  动员的民兵民工,部队要当作兄弟一样关心他,行军、宿营、防空、生活等,都要照顾他。他想开小差,政治机关要好好把这个工作做好。司令部要教他们军事常识,譬如对于炸药等,就要好好进行教育。过去解县民夫因不懂得炸药,致使发生爆炸事,伤亡许多人,这个惨痛的经验教训,我们应该深深记取。现在有些部队抱漠不关心态度,把他们看成奴隶,不看成自己的阶级兄弟,甚至打他骂他;民兵逃跑了,也不好好教育他。强迫群众带路,有些老百姓是确实不知道路的,就是知道他不愿意带也有他的自由。一般说来,解放区的老百姓,没有不愿给解放军带路的,主要是看我们的工作做得怎样。还有要民夫到第一线去抬伤兵,结果伤亡很大。须知打死了一个民夫,解放区就少了一个人,这种损失是不应该有的。民兵民工,都是我们的阶级兄弟,绝对禁止打骂,不仅不能打骂战士,也不能打骂民夫。打民夫,是违犯了纪律,也破坏了法令。虐待民夫,象上述各种现象,是典型的军队作风,是绝不能允许的。我们部队只要有这种现象的,都应当赶紧克服。

  最近有些反映,说我们部队干部打村干部,有的事务长和采买人员,也打村干部,打老百姓。不管是谁打,都是不对的。军队干部和地方干部,都是为战争服务,你有什么权力打他。他事情办不好,有他一定的困难。有些人并不是主观上不想把工作做好的,我们应该谅解他,同他商量,把问题很好解决。就算村干部不好,你也没有权打他。退一百步说,打也绝对不能解决问题。你一打人,传出去后,其他的村干部都跑了,把你当成胡宗南,那能解决问题吗?对村干部有意见,只能善意提出,不能意气用事,更不能使用军阀主义手段。

  新兵未经训练,不准补充到部队里去。这是制度,各部队要遵守。把农民变成一个兵,是不容易的;大量补充新兵,更是极不容易的。如果补兵容易,干部就更不容易养成爱兵观念了。新兵不加训练,战斗力是不强的,你马上就把他补充到部队里去,并要他马上参加战斗,那是送死战术,是草管人命。

  新兵来了,要热诚相待,爱护他,教育他,巩固他,提高他的技术。逃兵回来了,首先要安慰他,再调查他为什么逃跑,然后对症下药去教育他,这样一定能够巩固他的。你伤害他,污蔑他,处罚他,是不能巩固他的。你虐待他,他一辈子也忘不了你的。你究竟是为了促他逃跑?还是为了巩固他?你要设身处地去想一想,如果虐待你,你会怎么样?你这样对待他,他对你至多只能做到形式上的服从,绝对不能做到思想上的服从。你这种做法,实际上是破坏了部队。今后对新兵逃兵,绝对禁止打骂,如果用非人道的办法来处罚他们,就要受严厉制裁。

  谈到城市政策,首先我们要反对李自成思想。李自成为什么最后失败了,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他不懂得城市政策,不讲究城市政策。郭沫若先生写了一本《甲申三百年祭》,就是专门讲李自成的故事的。中央曾经把这本书定作整风文件之一,我们每个干部都要很好看看。现在看它,更合于时宜,因为今后我们要不断地攻打大城市和解放大城市。李自成进北京后,便昏昏然。他的许多文臣武将,只图做官享福,贪污腐化,搞女人,抢东西,军队无纪律,把北京城搞得一团糟。结果前功尽弃,李自成最后也在九宫山被杀头。真是亡国、亡党、亡头!

  我们今天在党中央和同志领导下,路线是正确的。但是在执行政策上我们是有错误的。我们多数干部是好的,但有少数是不好的,这个少数也可以破坏多数。中国革命,必然要由乡村到城市,到了城市,如果城市政策搞不好,革命同样是会失败的。

  城市问题,不仅是政治问题,而且是经济问题。城市政策,主要是工商业问题。建立新民主主义的中国,不仅是打倒蒋介石的问题,还要进行新民主主义的经济建设。经济建设,不仅是工人农民的问题,还有民族工商业者的问题,因此我们进了城市以后,要做到:

  第一条,对民族工商业者丝毫不准动,并要保证他继续生产营业。对小商人和群众的摊贩,就更不用说,丝毫不准动。关于保护民族工商业,毛主席在《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这个报告中,以及中国土地法大纲中,都有明确规定,我们要严格遵守。进城以后如果动了民族工商业者的财产,就是违犯了政策,破坏了法令。执行城市政策不好,会在全国造成坏的政治影响,因为我们还要进更多更大的城市。上次打运城,我们没收了商人的汽车和缝纫机,已决定退还。为了保证这一条能够很好做到,特规定:

  (一)设立城市工作委员会。除武装弹药由军队收缴外,敌人经营的东西是要没收的,但不由军队没收,由城市工作委员会去没收。其他公共建筑如医院、学校等,也归地方处理,军队不要插手,更不得破坏。上次攻运城时,把一个医院破坏了,瓜分了,是不对的。破坏起来,只需半小时或一小时,可是建设起来,就得很长时间,有些东西今天还是解放区无力建设的。一个医院,如果不加破坏,马上就可收容几百号伤员,各种设备都可利用,如果破坏了,就成了一个废物,你看破坏的好,还是让它存在的好。骂我们只会破坏,是骂我们那些败家子的干部。先进城的部队,对各种公共建筑,只有看管的义务,没有挪用的权力。

  城市工作委员会和城防司令部的一切决定和命令,参加攻城的部队都要服从。负这些责任的同志,不要怕得罪人,要切实负起责任来。发现有违犯城市纪律者,首先逮捕起来,再查究明白;如果武装反抗或武装干涉,不接受城防司令部逮捕者,则加倍处分。

  第二条,一切缴获要归公。你们要反省反省,过去的缴获归公了没有?你们过去大部分没归公,而打了埋伏。打埋伏本是非法的,你们打埋伏,变成“合法”的了。打埋伏是公开的、经常的现象,是普遍现象,上下都打埋伏,甚至各级都埋伏三分之二。这就说明打埋伏的严重性。因为打埋伏,发生问题很多:首先是直接违背党中央、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的指示。党中央、毛主席和朱总司令,历来就规定而且三令五申,一切缴获要归公。你们偏偏不归公,而要私自埋伏起来,这不是违背中央指示的实际表现吗?其次是影响了团结;合作社有一个同志反省得很好,他说因为打埋伏,上下不信任了。这不值得我们严重警惕吗?再次是破坏了物资,破坏供给规定。上次打运城,把汽车都破坏了,有些同志为了搞“最值钱的东西”,把胶皮子都卸跑了。最后是使一些干部染上贪污腐化恶习,葬送了干部。

http://kharidkhan.com/xietongzhuzuo/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