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双彩网 > 斜投影 >

《王朝投影》之八:身正也怕影子斜

发布时间:2019-05-25 20:3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电视剧《大明王朝1556》中的胡宗宪,被塑造成了一位有勇有谋、大忠大义的名臣,并且最终成功地从高处不胜寒的官场安全实现了软着陆,在大胜倭寇平定海患之后,他功成名就,告病还乡,逐步退出了险恶的官场纷争。“胡宗宪尚书府”至今仍坐落在安徽绩溪龙川村,占地 3000 平方米,被称作“徽州第一家”。此乃总书记的祖居,也是当地重要的旅游景点。其建筑精巧、布局独特、设计巧妙,以“门阙多、马头墙多、古巷多”而著称于世,历史上更以“七世同堂”传为佳话,虽人口众多,分而居之,但分居不分家,彼此和睦相处,故此居又有“二十四个门阙”之雅称,足见当年的胡宗宪家族是何等显赫。

  在电视剧中出任浙直总督兼浙江巡抚的胡宗宪,是严嵩的得意门生和朝廷的东南一柱。选择王庆祥来演这个角色,应该是编剧兼总制片人刘和平与导演张黎的精心安排,王庆祥也的确把这个人物的性格演活了。这是一个被各种政治力量裹挟并牵制着的十分尴尬的人物,也是一个有独立思想和人格力量的可敬可爱之人。他身为朝廷重臣,有王命旗牌在手,握先斩后奏的大权,但在复杂的官场斗争中,其实也没有多少回旋余地。世人将他划为严党,而严世藩又把他看作是首鼠两端、无信无义、不值得信任的小人,并在严嵩面前极力打压,使其成为夹在政治斗争风箱中的一只可怜的老鼠。身处这样一种尴尬的处境当中,胡宗宪既想凭良心干事,却又总是遇上不能凭良心干的事;不想得罪任何人,却又让所有人对他心存猜忌。在他身上体现出的全部社会关系总和,基本满足了文学理论关于一个悲剧人物的基本条件。

  当然,编导在电视剧中并没有把这个人物真正写成一个典型的悲剧人物。出现在观众面前的这个胡宗宪,是被删繁就简了的胡宗宪。据史料记载,胡宗宪的追悼会尽管开得比较隆重,但却是一个“迟到的春天”。在追加胡宗宪光荣称号和历史评价的悼词中,嘉靖的孙子朱诩钧顶着巨大压力(当然也考虑到了:就是把他抬到天上去,朝廷也无须为死人加薪和补发工资),在纸上恢复了他的生前荣誉和职务:太子太保,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使,也就是现如今的“国防部长”兼“最高检察长”。胡宗宪生前因卷入党派之争,曾经两次被抓到刑部的规定地点去说清楚规定的问题。嘉靖四十四年,当时的胡宗宪比我现在大四岁(我多大?请搜索一下,或在后续文章中查找),再次惨遭政敌陷害——徐阶和他的同僚没有放过他!由于不是被日本鬼子抓获,也不是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而只是大明朝自家的窝里斗(出手狠了一点儿而已),所以,胡宗宪无法在狱中牢固树立崇高的国家理念,实在是忍受不了肉体和精神上的痛苦,在规定地点口吟“宝剑埋冤狱,忠魂绕白云”的诗句之后,愤然引颈自杀,含冤而死。1589年,胡宗宪已经死了二十五年,在他七十九岁诞辰时,朝廷终于给他全面彻底平反昭雪。古人云:好在历史是史学家写的。尽管有时公正总是来得太迟,但迟来的公正也是公正,总比不公正一万年要好一些吧。

  胡宗宪的人生结局虽然悲惨,但从大历史的角度看,他的最终结局又是光明的,所以电视剧的编导们考虑再三,不忍心说出历史的全部丑陋。因此在塑造这个人物形象时,进行了重大的取舍,全剧只是赋予胡宗宪一系列政治工作、经济工作和带兵打仗上的诸多麻烦,并没有让著名演员王庆祥出演的胡宗宪遭受迫害,以至最终被打倒且抹脖子。这其中当然也有适当顾及一下嘉靖面子的考虑,不想在对明史不是充分了解的广大观众面前,展示皇帝滥杀忠良的糊涂和残忍,以免对正面艺术形象产生不必要的反感。由此可见,编导们不仅为人很厚道,而且能够充分体谅当下国人不愿意回顾冤假错案的心情,以及不愿意看到好人没有好下场的善良心理,他们已经把中国国情和观众的偏好拿捏得恰到好处,实在是用心良苦。看完全剧,我们还可以感觉到,编导们还有意无意地揭示出了古代封建帝王思想的一个重要理念,即裕王在太医院看望被乱棍打伤的请愿百官时说的那句肺腑之言:“天下没有不是的君父。”所有的错误,都归罪于女干臣或疑似非典型性女干臣,既使排查疑似非典型性女干臣后,所得出的最终结论是忠臣,也只能说明君父没有什么不对:“不是已经排查了吗?平反了吗?”

  其实,胡宗宪一生遭遇麻烦的根源,就在于他曾经是严嵩的高徒。在胡宗宪看来,严嵩是自己得以提携为朝廷重臣的恩公,也是使自己陷入政敌攻讦的根源;而在严嵩看来,胡宗宪既是自己安插在东南的一根擎天柱,也是自己得以稳稳把持内阁的一张王牌。难怪严嵩后来在对严世藩进行现身说法时这样说道:尽管我做了很多皇上不高兴的事,而且那么多人在反对我,但皇上为什么还要顶着压力,不敢舍弃我呢?因为我用对了人,这些人其实是在帮我撑着大明的江山。言外之意是:尽管大明江山不是我的,但现在却是我的人在撑起这个江山,如果搬倒我,必有大厦将倾之危。所以,只要用对了人,自己就不会倒。在中国封建专制社会的政治角逐场上,这一层微妙关系对于皇帝是何等深刻的尴尬:在表面上和理论上,皇帝可以一手遮天下,但为自己遮挡风雨的伞却握在他人手里,这无疑是皇帝的一种难言之隐。而嘉靖的难言之隐,是一张隐形的铁幕,嘉靖在这边,严嵩在那边。而在嘉靖看来,胡宗宪似乎也在严嵩那边。

http://kharidkhan.com/xietouying/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