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2019跑狗图高清彩图 > 写文本行 >

【谖草专栏】期末论文——以名著为例看“镜头式写人”

发布时间:2019-07-22 02:57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文本摘要:学生写人最大的问题就是文章写得干瘪,平辅直叙的多,生动传神的少,而名著中的人物形象很多之所以会深入人心,很大程度上是采用了“镜头式”来写人。本文从“镜头式写人”的四个要点出发,分析镜头式写人的妙处和它的运用。

  如何使学生学会生动传神地写人?镜头式写人不失为一种方法。镜头式写人,顾名思义是用模拟电影镜头的方式来描写人物。

  这是最平辅直叙的一种表达方式,也是我们同学经常喜欢用的表达方式,因为它不需要动脑筋。

  生3:蓝色的星空下,一个少年辫子被风吹起,衣服敞开,露出红色的肚兜,裤脚还有补丁,在西瓜地里拿着叉子在叉一只猹。

  这一段描写有动感的东西出现了,但是人物的神韵还是不能表现。这个镜头实际上是为鲁迅先生《故乡》里的少年闰土作的插画,我们一起来看看鲁迅先生的文字: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沙地,都种着一望无际的碧绿的西瓜,其间有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项带银圈,手捏一柄钢叉,向一匹猹尽力的刺去,那猹却将身一扭,反从他的胯下逃走了。

  少年闰土的形象因了先生的这段描写而大放光彩,令人过目不忘,其实鲁迅先生的这种表现人物的方法就是“镜头式写人”的一个典型。

  据此,我们给“镜头式写人”下一个定义:镜头式写人借助电影镜头的表现手法,通过一个恰当的叙事视角、抓住一个特定时空、利用恰到好处的距离、集中笔力描写人物最具特色的那部分,来表现人物的独特精神的写法。

  这段文字里有四个关键词:视角、时空、距离、集中。“视角”就是展现人物镜头的角度,是正面,侧面,还是背面?亦或是从谁的视角来表现;“时空”即是镜头的背景,人物一旦出现,他(她)不可能凭空而立,而背景对人物的凸显往往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距离”是镜头里必须用到的,是近距离还是远距离;“集中”就是镜头中的对焦。一般对焦在最能表现人物特征的那一方面。所以根据镜头的特点,我们提炼出“镜头式写人”的四个要点:角度、背景、远近、对焦。

  镜头一:她上身穿着件浅绿的绸子小夹袄,下面一条青洋绉肥腿的单裤。绿袄在电灯下闪出些柔软而微带凄惨的丝光,因为短小,还露出一点点白裤腰来,使绿色更加明显素净。下面的肥黑裤被小风吹得微动,像一些什么阴森的气儿,想要摆脱开那贼亮的灯光,而与黑夜联成一气。——虎妞 《骆驼祥子》

  这段虎妞的描写很具特色。角度:正面,祥子的视角;背景:晚上人和车站虎妞家里;采用的是近镜头特写,对焦在虎妞的外貌。为什么对焦在这?一则虎妞平时不这么穿,凸显虎妞对祥子的别有用心,另一方面也从祥子的视角表现虎妞在他心中的复杂形象:既有点阴森恐怖,又有点魅惑。你看,复杂的人物形象被作者外化在衣着上,黑塔般的虎妞穿着明亮的绿丝绸,美得有点怪异。

  镜头二:“嗯!不错……”奥楚蔑洛夫严厉地说,咳了一声,拧起眉头,“不错……这是谁家的狗?我绝不轻易放过这件事!我要拿点颜色出来给那些放出狗来到处乱跑的人看看。那些老爷既然不愿意遵守法令,现在就得管管他们。等到他,那个混蛋,受了罚,拿出钱来,他才会知道放出这种狗来,放出这种野畜生来,会有什么下场。我要好好地教育他一顿!叶尔德林,”警官对巡警说,“去调查一下,这是谁的狗,打个报告上来!这条狗呢,把它弄死好了。马上去办,别拖!这多半是条疯狗……请问,这到底是谁家的狗?”

  “席加洛夫将军?哦!……叶尔德林,帮我把大衣脱下来……真要命,天这么热,看样子多半要下雨了……只是有一件事我还不懂:它怎么会咬着你的?”奥楚蔑洛夫对赫留金说,“难道它够得着你的手指头?它是那么小;你呢,却长得这么魁梧!你那手指头一定是给小钉子弄破的,后来却异想天开,想得到一笔什么赔偿费了。你这种人啊……是出了名的!我可知道你们这些鬼东西是什么玩意儿!”

  契诃夫《变色龙》里的这两段人物对比着描写有点滑稽,但又很具讽刺。怎么做到的?角度:正面;背景:狗咬人后的“破案”现场;远近:还是采用了近镜头特写。对焦:奥楚蔑洛夫的神态、语言,当然重点在语言。透过这个镜头我们能看到奥楚蔑洛夫的“拿腔作势”“逢迎做态”“前倨后恭”的丑恶面孔,奥楚蔑洛夫只是当时沙皇统治下的一个公务人员的代表。透过他我们能看到更多。

  镜头三:他直起身子来,眼睛不由得朝三只空荡荡的菜盆里瞥了一眼。他瞧见乙菜盆的底子上还有一点残汤剩水。房上的檐水滴答下来,盆底上的菜汤四处飞溅。他扭头瞧了瞧:雨雪迷蒙的大院坝里空无一人。他很快蹲下来,慌得如同偷窃一般,用勺子把盆底上混合着雨水的剩菜汤往自己的碗里舀。铁勺刮盆底的嘶啦声像炸弹的爆炸声一样令人惊心。血涌上了他黄瘦的脸。一滴很大的檐水落在盆底,溅了他一脸菜汤。他闭住眼,紧接着,就见两颗泪珠慢慢地从脸颊上滑落了下来。

  《平凡的世界》是我要推介给每届学生的,因为我总觉得里面的每个人物身上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闪光点,而这正表明人物塑造得成功。看这段关于孙少平的描写。角度:正面。背景:雨中学校的大院坝里。近镜头特写,泪。对焦在人物多的动作、神态、心理。几笔勾描,一个贫家少年敏感又自尊的形象呈现在我们的眼前,令人感慨唏嘘。

  镜头四:一到夏天,睡觉时她又伸开两脚两手,在床中间摆成一个“大”字,挤得我没有余地翻身,久睡在一角的席子上,又已经烤得那么热。推她呢,不动;叫她呢,也不闻。

  第四个镜头,我们又回到了鲁迅先生的文字,不得不说,鲁迅先生确实塑造了很多深刻典型的形象。“那个眼睛间或一轮,表明还是一个活物”的祥林嫂,那个临死还要画好一个圆,有着“精神胜利法”的阿Q等等,无不是经典之中的经典。比如这个长妈妈,从正面的角度去表现,背景:夏天的晚上床上,这个背景和后面的“烤的热”呼应,加深了对长妈妈的反感;采用了近镜头展示了那个让人忍俊不禁的“大”字;对焦在人物的动作。表现长妈妈的粗鄙讨厌,当然,我们知道这是一种欲扬先抑的写法。

  几个镜头我举的例子都是采用描写人物的正面的角度,但我们也有写人物背面的,比如朱自清的《背影》,背景的选择上一定是最适合表达这个人物的,距离的远近要看观察的方位,还是《背影》它采用的就是远镜头。当然也可以远近镜头混合写。另外无论哪个镜头,它的对焦点永远都在表现人物的那几个方法上:动作描写、肖像描写、语言描写、心理描写、神态描写……

  我们同学在学习完“镜头式写人”,明显对人物的驾驭上由“形”向“神”慢慢行进了。看下面的两段文字:

  习作一:“咦?这题不就是这样吗?”她皱起眉头,小嘴飞快地闭合。看到老师瞧向她的怀疑的眼神,她直接窜上讲台,头发一如既往地向四周炸开,活像一只小刺猬,不容分辩地给老师“讲解”起来,最终被老师“请”下了讲台,一坐上座位,又习惯性地叉开腿,双手狠命地往大腿上一拍,“哼!”“哼”字还没住嘴,“啪”,笔掉了,我帮她拾起来,她硬是塞过来一块糖要感谢我,又忽地凑到我的身边捏起那块糖,对着我,“叫爸爸。”(七一班马玥)

  习作二:篮球场上。鹏哥腾空一跃把球钳在手中,目光扫视,旁边防球手眼神中的杀气似乎要把球瞬间燃烧,突然,鹏哥来了个“胯下过球”,根本没待防球手反应,就又像一条闪电飞向篮筐,一个后撤步,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球刷筐而入。(七一班秦文浩)

  其实写人的方法有很多,但无论哪种方法,我们都要关注细节。因为只有细节才是独一无二的。著名作家池莉也这样说:我偏爱生活的细节,我觉得人类发展了这么多年,大的故事怎么也逃不出兴衰存亡、生老病死,只有细节是崭新的。不同时空、不同人群,拥有绝对不同的细节。

  俞春霞,扬州市甘泉中学教师。扬州市中学语文中青年教学骨干,扬州市教育学会中学语文教学专业委员会理事,王君青春语文名师工作室成员,《语文湿地》专栏作者,决定以青春的名义,向美而生。

http://kharidkhan.com/xiewenbenxing/397.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